晨光失散

正在陷入永远的黑暗长眠。

【骸云】透明摇曳(家教同人,短FIN)

++++透明摇曳++++
++++作者:雨和未羲++++
++++架空设定,CP骸云++++
++++短篇完结HE++++

[人生如秋千,亦或秋千如人生]

独自漫步在并盛的公园,正是春天,到处绽放的鲜花,几时还未盛开柔软的花瓣也有呼之欲出的感觉。游人们稀稀拉拉地散布在细碎的石子路面,闲适的步伐不同于都市生活的快节奏。

他的步伐踩在碎石路面上发出并不尖锐的响声,披在肩上的衣服在风的吹动下掀起边缘却并不掉落。路人们在微笑之余投来诧异的目光,看到的却是少年冰冷孤傲的眼神,立刻敛回的目光再不敢多看一眼。

公园的深处游人逐渐稀少,直到四周都安静了,随手拨开面前的树丛,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绿色的草坪和草坪中央孤独留守的一架秋千。

少年深吸了一口气向明显经历了岁月磨洗的秋千走去,坐在看上去已经有些腐朽的木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他修长的睫毛颤动了一下,伸手去碰触秋千前一多漂亮的靛色花朵。

手所触及却什么也没有抓住,少年的眼神在一瞬间黯淡下来。

秋千的锁链疯狂地颤动起来,带着锈斑的金属和金属摩擦,似在控诉,甚至泣涕。

起风了。


[我看透的世界,却又苍白而无能为力]

他的眼神里散落的惊讶,转而变为深不见底的冰冷——只属于他的孤高之海。

面前的秋千上,赫然已经被一个人抢了先坐了下来,藏蓝色的略长的头发,半睁着有着不同与常人色彩的眼睛,慵懒而饶有兴趣地察看,不,更像是品味他的表情。

「你,这是我的地方。」他的话不多,却坚决而且锐利。但对方只是继续看着他,甚至露出了一个妖娆的笑容。

他皱起了眉头,出手迅速地去抓那个男子的肩头想要把他从自己的天地里拽下来,可他的手即将碰到对方身体的刹那却停止了动作,一瞬间漫过眼眸的黯淡。

普通人不会相信的,分明已经触到了男子的衣服,但却没有触感。

「你是真的能看见我呢。」男子释然地笑了,起身离开了秋千,木板纹丝不动。

他欲言又止,却没有坐下,而是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身后的男子没有阻拦,只是轻轻地开口「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他没有回头,冷冷地扔下四个字:「云雀恭弥。」


[一朵花里可以看到一个天堂,而我睁开眼睛,只看到永恒的劫难]

云雀恭弥,注定生来就孤独的人。

他不出生于什么阴阳世家,却拥有普通人没有的能力——可以看清这个世界,包括那些所谓的神魔鬼怪或者灵魂虚幻,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在他高贵的风眼中隐藏。

因为看到的那些太真实,以至于除了触感已经没办法把世间的事物区分开来。因为这样的理由,被害怕,被误解,被孤立。少年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冰冷,把落寞包裹得很好,安全无比。

既然世界遗弃了我,那我选择遗弃这个世界。

这是他在不知道第几回伤痕累累后得出的答案。

把所有人远远地排斥在外,越来越强大的力量让那些常人看不见的生物也难以靠近。

但那个人,虽然只是一瞬间。

在他的身上,有和自己相似的味道。


[透明的难以企及的真实,最近也最远的残念]

从那天起,云雀恭弥自己的世界里就多出了名叫六道骸的这个人。

名字并不是他询问的,那个男子总是喜欢在他荡起秋千的时候半倚在旁边的支架上,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叙述着自己的故事。他没有要求他一定要听,可每一个还是都被他捕捉进了脑海。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叫我骸。」

「很高兴你看得见我,不过,这样看来,你生活得很痛苦吧。」

每次六道骸说到这里时他心中就会有莫名的怒火,但偏过头去在风中看到他的表情,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一闪即逝的落寞。

「你不也一样。」他不经意的开口,六道骸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又微微的笑了,每次都一样,妖娆而捉摸不定。

六道骸和他说了很多关于自己的事,大多数都太过诡异他无法理解,但还是模模糊糊地知道六道骸和他一样是人类,不过这是用力量制造出的常人看不见的幻体而已。

因为真身从小开始就被憎恶和害怕他力量的人牢牢束缚。

他突然就很想真正触碰到那个人的身体,但伸出去的手又在半空中停顿,他发现自己在做一件傻事。那个人和他相似,却又是不同的。

应该说,他的悲哀,比他更甚。

他看到他笑了,他看着他从自己身边离开,他看到他拨开树丛,他听到远处孩子的声音在说:“妈妈,又起风了,树都在动。”

空荡荡的草坪,现在只剩下他和秋千,缓缓摇曳。


[我们都离开了,只留下秋千,透明摇曳]

他发现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到六道骸了。

也许是第一次,第一次那么希望见到一个人。

有的时候他会想,如果六道骸能重新回到实体的话也许可以改变他。但他很快就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如此的可笑——那真的是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因为也许他也已经离开了。

他人无法理解的世界,也许又只剩他一个人。

5月5月,他的生日,一个人度过。

可是他看到了什么,他的秋千上,分明坐着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人,头歪向一边,合着双眼,睡着了的样子。

那一刻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喜悦。

他径直走过去,他明白他是幻觉,在旁人眼里那里什么都没有,就是空气。所以他无视了男子的存在,径直坐了下去。

让他眼神呆滞的是什么。

难以置信的触感,鲜明可辨的温度。他听到男子好听的声音「哦呀,怎么突然就坐到我膝盖上了,恭弥?」他不可置信地偏过头,听到远处孩子的声音:“妈妈,那个秋千上竟然坐了两个人耶。”

六道骸伸手揉乱了他的黑发,指尖的触感清晰地传过大脑,不再是无法企及,而是如此的真实。

「也许你不相信。」六道骸贴在他耳边轻轻地说「可是我真的在这里哦。」

「骸……」他突然发现自己一个星期所想的那些,才是真正的谎言。

太阳沉下去了,两个修长的人影在夕阳中越走越远。

微微掠过的风,陈腐的秋千,孤独在风中。

也许下一次还会有谁,在这里摇动锈迹斑斑的锁链。



我们的世界。



透明摇曳。




——FIN——

题目:家教真是越來越詭異越來越腐了……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羲·散樱 | 留言:0 | 引用:0 |
<<【骸云】所谓永远(短FIN) | 主页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