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失散

正在陷入永远的黑暗长眠。

【骸云】属于昨天(短FIN,HE)

+++属于昨天+++
+++作者:雨和未羲+++
+++半架空短篇,CP骸云+++
+++剧情诡异生涩,HE结局+++

一.

依旧是雨天。

细雨零零落落地洒了一个白天,并非一直,短暂的停顿磕磕绊绊的还是空气里残留的水汽汇成的线,衣服干干净净却蒙上一层雾,好像永远也散不去的那种纠结,碰上肌肤就是潮湿的让人不悦的味道。

这样剪不断理还乱的天气已经是第二天,黑色的眼眸里倒映出的依旧是一天前不变的神采,一点点的空洞还有并未完全的离开的冷漠,像是雨丝一样的磕磕绊绊却始终没有离开。

讨厌的感觉。

红色的斑点无声地放大,倒映在眼底的就成了一片看不到尽头的血样的色彩,阵阵耳鸣声夹杂着叫嚣忙乱的声音,其中多多少少已经分不出那些人是谁。不知道什么时候的画面全部收进脑海里却不明所以。

画面中的他没有表情,没有言语,相对的是对方的微笑,对方身上的不断扩大的不悦目的色彩,对方带着淡淡魅惑的朦胧的口吻。

他说恭弥,你要忘了。

于是云雀就真的忘了。



二.

雨伞下的原本笑的温和的少年表情也显得黯淡,伞边滚落的水滴掉入水坑,掀起一点点微弱的涟漪。他在门口已经站了很久,窗边可以朦朦胧胧看到少年伸出的向门铃的手却又收回,如此往复了好几次。

他的眉头微微蹙起,起身慢慢地下楼到门前,门打开的声音不知为何有些沉闷,金属把手也潮湿得难以握紧,第十次把手伸向门铃的少年冷不防地被突然打开的门撞到,轻轻地叫了一声,然后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伞上的水滴一刻不停地滴落,清晰的声响。

“你来做什么。”

“不……那个。”

“没有事就走。”

“啊,等等云雀前辈。其实是昨天,骸……”

“六道骸?”

“骸他……云雀前辈也看到的吧,你不要紧吧。”褐发的少年强自忍着悲伤,微微低下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空气静止了足足3秒钟的时间,他听见自己淡淡地开口,冷漠没有一丝犹豫的声调。

“什么?我忘了。”他的话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纪,少年惊讶的抬起头,对上的是略微空洞的冷漠的眼神,黑色的短发上也微微有着一层水汽。

“云雀前辈……可是你刚刚还说六道骸……明明没有忘啊。”褐色的眼中透出无比愕然的神情,不明白究竟是如何。

看着面前的草食动物他撇开目光,“昨天的事,忘了。”然后没有更多的言语,只是关上了房门。

昨天,已经忘记了。

雨突然倾盆而下,玻璃上立刻满是白色的水流涌动,仿佛淹没了一切外面的世界。



三.

独自一人出门,黑色的伞,黑色的制服,黑色的皮鞋,黑发,还有黑色的凤眸。

樱花树的脚下,是一片粉色的镜面,花瓣零落地洒落在水坑中,还在枝头的樱花被大雨淋得反复摇晃,花瓣却倔强地打开着,即使有些已经看上去几乎只剩下了花蕊,七零八落。

他的影子在粉色的镜面里被分割得有些破碎,然后他突然不满地撇过头,他说六道骸,你没事又带我来这种地方干什么?

然后仿佛听到回音,小麻雀,还是那么讨厌樱花么?

他的伞坠落在地面上,双拐拿在手里直接向身后扫去,动作连贯优美一气呵成。空气,雨水,滴落在浮萍拐上的声音。黑发很快因为大雨而紧贴在额头上,透明的雨水从发梢滚落。

他冷冷地拾起地上的伞,他说还是喜欢用幻觉这种东西么?真是够无聊的。

然后他一个人离开,旁边街角的小店的店长从睡梦中醒来,突然发现收音机竟然被按下了录音键。

“竟然开着,录了什么东西啊。”店长嘀咕着放出前面不注意时录下的周围的声音。

脚步声,雨声,雨伞落地的声音。

除此之外,一片安静。



四.

离午饭还有时间,十字路口很安静,没有什么车辆经过,只是本来干净的街口竖起了一块指示牌,“开始施工,造成不便请谅解。”黑色的字迹衬着黄色的底牌,在雨水冲刷下显得更加鲜艳而醒目。

开始施工?他皱起眉,是了,是昨天刚刚开始的吧。

昨天……开始的。他的嘴角上扬了一个弧度,然后收回目光等待着绿灯亮起。

他说恭弥,一个人站在这里干什么。

他说要你管,冷漠地转过头,一个冰冷的眼神。他听见背后恍然的喘息声。

你这样的固执什么时候能好呢……仿佛叹息的言语,绿灯亮起,他不再回答,径直穿过马路。

路边同样等待的一对母女,手牵着手与他擦肩而过。

“妈妈,那个哥哥好帅,但是……有点可怕。”

“怎么了?”

“前面他朝我这边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好吓人的眼神。”

“不要多想了,可能是认错人了吧。”

“恩。”



五.

两层高的小楼,玻璃窗上升腾起的雾气,房内一个小婴儿模样的人正悠闲地泡着咖啡,香气蔓延开来整个一个朦胧的感觉。

房间的门被推开,褐发的少年小心翼翼地探进头来,小婴儿悠闲地放下咖啡杯,然后转过脸看着门口的人,“阿纲你回来了,去见云雀了吧。”

少年的表情闪过一丝惊讶,“REBORN你怎么知道?骸昨天就这样……果然有点担心……”温和的眼眸里有着藏不住的悲伤而且黯淡的神情,小婴儿沉默了一阵子,终于开口。“那,云雀怎么说。”

“忘记了。”沢田纲吉颤抖了一下,吐出了这么三个字,然后好像遇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一样,“云雀前辈说他忘记了!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事情……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REBORN也微微皱了下眉头,“忘记了吗?真是奇怪啊……”

“可是……”少年的眼睛里突然有一片澄澈的光闪过,“总觉得云雀前辈没有忘记啊……而且REBORN,你昨天告诉我们的话是真的吗?”

“什么?”REBORN拿着咖啡撇过头,热气扑了沢田纲吉满脸。

“你昨天不是说……骸他……死了。”



六.

十二点。天气却全然无法让人轻易判断出时间。他缓缓推开自己的房门,然后皱着眉头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

是中午饭的时间了。

餐桌上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整洁的桌面不起一丝皱褶,厨房里可以看到闪着金属光泽的各种餐具,冰箱门严严实实地合着,他伸手拉开,看到里面冷藏着的,一大盆意大利面。

六道骸你这家伙。

极为不爽地拿出意大利面,顺手就送进了微波炉,看也不看就选定了一个时间,直到听到“叮咚”的一声脆响。发现还未完全把意大利面弄热,微微皱了下眉还是拿过放到了餐桌。

小麻雀又不好好吃饭,生病的话我会心疼的哦。听了不下几十遍的话语。

意大利面是谁做的?冷冰冰地质问,不留一丝余地的语气。

哦呀不合小麻雀的口味吗?真是对不起了呢,不过难得一次嘛。仿佛有人搭上了他的肩膀,他一闪身从餐桌边离开。安安静静的房内,整洁的餐布,冒着一点点热气的意大利面。

莫名其妙。

他独自坐下,然后慢慢地埋头吃起来。



七.

六道骸这家伙,又不知道一个人去哪儿了。他看着窗外好像永远也没有终期的大雨,一个人静静地坐着,翻阅着手上的书本。窗并没有关,偶尔有车辆驶过鸣喇叭的声音,但所有的嘈杂和他没有关系。

撇到桌上的日历,每一天都用红笔做上的记录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以及需要做的事情的日历,云雀向来是一个很细心的人。所以日历上整齐的写满了很多东西,但是……

只有一天是空白的。除了原来的日期,一个标记都没有。

那是昨天。

昨天竟然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真是奇怪了。云雀的眼神突然变得有点空洞,似乎缺失了一大块东西似的。昨天六道骸出去了,他突然若有若无地吐出了这样一句。

昨天六道骸出去了,然后,那家伙今天早上才回来。云雀恭弥想到了那棵樱花树,眼神中又不自觉地流露出厌恶。

应该就是这样。

怔怔地,日历上一片空白。



八.

——REBORN你能不能好好回答我的话。

——什么?

——就是那个啊,骸他……

——你问我干什么,完整的目击者又不存在。

——可是你说他死了!REBORN,这不是可以开玩笑的事情啊。最然昨天确实看到骸他……倒在血泊里的样子,然后就消失掉了。他……他……

——哼,谁知道呢。

REBORN拿着咖啡杯看着窗外的雨天,沢田纲吉抱着头来回打转。

还在下雨啊……六道骸。

小婴儿的嘴角上扬了一下,一个淡淡的笑容。



九.

暗色调开始笼罩这个城市,在雨的映衬下,本来就阴暗的天空更是笼上一层灰黑色,路灯一盏盏地开始亮起,昏黄的灯光平添几分阴森,雨已经变小了很多,淅淅沥沥地飘洒在空气里,打在路灯下的水坑里,泛出诡异的水光。

是夜了。

冰冷的餐桌上什么东西也没有放着,他的手中拿着精致的茶杯,慢慢地饮。晚饭已经在外面解决掉了,难得的,今天没有什么别的事情。

突然他的眼神紧了紧,好像空气中有着什么异样的感觉,看也不看浮萍拐横扫而出,那一丝淡淡的气息却从身后的窗户绕到了身边。

“你真恨得下心啊……恭弥。”

波斯猫一般的异色的眼睛里还有着难以克制的疲倦。

“……”

“我差点……可就死了呢。”



十.

“你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警惕的,冷漠的眼神,少年撇过头,不去看那个笑得魅惑的人。

“看样子……真的忘了呢。”随手拉开冰箱门,看着空空如也的冰箱不禁皱起了眉头,“小麻雀,意大利面……”

不想云雀的怒气一下子窜了上来,一拐子横扫过来,冷冷地两个字:“咬杀。”

仿佛明白了什么,六道骸扬起嘴角,闪身抓住了气势汹汹的少年的肩头,微微用力把他拥进怀里笑得云淡风轻。

“看样子,你有想我呢,恭弥。”

怀中的人没有任何回答,凤眼中没有空洞,只有沉默,看不到底。

很好呢……这样。

虽然没有想到,会因为那一句话。

但既然这样,就真的忘了吧。

让所有的一切,都留在那一瞬间好了。

悲伤,绝望,以及死亡。全部一丝不剩的——

仅仅属于昨天。



——FIN——

个人感想:

这篇文章很诡异……我承认。以及思路完全没有,所以只能是短篇了【望天】

云雀究竟有没有忘记……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个人理解不同吧……【远目】

这是HE真的是HE……我看到征文里几乎满目的BE受刺激了……

以上全部。

题目:家教真是越來越詭異越來越腐了……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羲·散樱 | 留言:15 | 引用:0 |
| 主页 |下一页>>